当前位置:太原新闻在线 > 当地新闻 >

看长城 ║红鲤鱼与绿鲤鱼与驴——再走驴鞍岭长

发布时间:2020-09-18 10:30   来源: 作者:admin666

征求老夏意见,周末想走哪一段长城。

老夏说想走鲤鱼头。想起有人说要走鲤鱼背段,我问是不是鲤鱼背。老夏说不是,然后一个劲地说鱼头。

什么头?我懵了半天,找不到北。

猜了半天,猜到了驴鞍岭。原来鱼不是鱼,是驴。也没有驴头,就是有一块大石头,无人机拍的视频视觉效果非常好。有点红鲤鱼与绿鲤鱼与驴的味道,老夏的口音,一直没有被同化啊。

同行6人,老夏,我爱我的小红马,骆驼,章卿,风风筝,客舟听雨。

从大榛峪进山,沿水泥路穿越果园。水泥路尽,接续一路果园的土坡路。土坡路尽,路径有些不清晰了。上方的路网也不连续,最后决定沿右侧的似乎是水冲的土坡上行。

土坡还是比较陡,背包略重了些,需要把握好平衡。这似乎还是果园的道路,呈之字形上升。越上土坡顶部,基本在山脊的荒坡树丛中穿行。

灌木丛中的路,很久没有人走,林子过密的地方,时常会迷失道路。线路已经偏离了这座山峰的最高点,大榛峪口东侧的牛角边。而且林密难行。

几番尝试,几番调整,还是风风筝选用的地图图层更优,竟然显示了路网没有记录的山径。虽然也并不全程相通,但已经接近最高点。

当山脊上灌木稀疏的时候,视野顿时开阔起来,先是从茂密的枝叶顶端看到了上方雄伟壮观的墙体,整体用大石条筑就。墙体随山势起伏,如龙一般腾跃,极具气势。

尔后驴鞍岭口清晰地呈现在眼前。迷蒙的云海,盘绕在山巅,在北侧的南山(旧宣镇南山),东侧的箭扣方向,西侧的西大楼几个海拔千米左右的山峰上翻腾涌动。

(距离起点1.37km 当前海拔523m)

西侧是大榛峪口,西大楼就笼罩在山顶的云雾之中。大榛峪段的长城与山势,在旺泉峪口、磨石口、驴鞍岭、大榛峪数度起伏,几番直上直下,如如蛟龙腾空,潜龙入海,极其险峻陡峭。

(距离起点1.37km 当前海拔526m)

北侧南山路边垣所在的山岭,虽然高峻,却也有数条道路,可通山北的岔石口村或海字口村,再通过四海冶北的北口子、东北口等处,通往塞外游牧民族的领地。牛角边、西侧的三岔、西大楼,东侧的驴鞍岭口,至今仍有驴友的轨迹。

这一带的山,从平原地带的海拔200米左右,直升至千米左右,因此平原上的水汽难以逾越,易在这一带形成降雨,形成独特的小气候。

离墙体不远,要脱离沿途密林的苦扰,众人不禁欣喜异常。

这段墙体等级甚高,内外两侧皆有垛口,可向外向内双向防御。

一鼓作气,登上城墙。渐渐地有些云开雾散。

墙体极为坚固。这段墙的险峻程度,不亚于箭扣;墙体的质量,不亚于慕田峪。墙顶马道可三马并行。

远处箭扣鹰飞倒仰的鹰飞,栩栩如生;响水湖景区的那座死火山,也已经近在咫尺。

登上城墙的点,多少还是向东偏离了一点牛角边。决定先登上这座山头,同时把背包里的西瓜解决掉。最初那段陡峭的土坡的时候,还是影响身体平衡的。通往牛角边的墙体,坍塌严重,遍布碎石,加上两侧皆是陡崖,重负还是不太安全。

这段墙,我爱我的小红马与我的观点一致,这是两个工段的交界处,因而无人负责,修筑质量较差,竟然在整体墙体均为大条石筑建的情况下,竟然漏了少量毛石墙体没有好好地修建。

牛角边顶的这座敌台,为“渤海镇大榛峪村北201号敌台”,或均可简称为怀柔201号台。

两侧墙体,一自东南而来,一向西南而去,在山头形成夹角,不足90度,昂立山巅,就像一只牛角,故名牛角边。

其牛角边的小角,更比山西的凤回头有特色,如斗牛之角,勇往直前,牛气冲天,可名之“斗牛角”了。

这座敌台坍塌严重,只残存南墙及东南一角。

(距离起点1.94km 当前海拔748m)

俯拍两墙夹角,角度不佳,使用全景,又有失真。

老夏又充分发挥夏导的职责,导演大家拍照留意。


流汗以后的西瓜,尤显甘甜爽口,还有风风筝所带的葡萄。

吃瓜已毕,仍返回至登山点,向响水湖方向前行。

墙体陡直,堪比箭扣天梯。如我者,需小心翼翼,步步下挪。


对这种路段,老夏与骆驼是轻松自如,如履平地。老夏特意等大家全都下去以后,一路如影随风一般飘下梯道。


墙角的小花,在无人处兀自开放,且不管有无人欣赏。

斗牛角下方的这座上兵道,沿山脊直通城墙,看来,我们上山的山路,应是一条老道,至少存在了数百年之久,曾经有数代将士,与我们一样穿越荆棘,从山下的城堡登墙御敌。他们的后代,至今仍然居住在山下的村子里。

(距离起点2.34km 当前海拔636m)

上兵道下方约百米,外侧墙体上,连续两座碑座,或许是修建城墙的城工碑。两座碑,或者是两个不同工段所立?或者两个不同年度分别修建所立?

(距离起点2.44km 当前海拔625m)

从碑座下行约200米,为200号敌台。

楼内多处对称的双排砖空,不知何用?深度不是很大,砖孔截面积仅数平方厘米,想不出可以作何用途。也有不对称分布,只在一侧有孔者。

楼内的这堵墙,很是奇怪,似是后封的。

转至对面,原来是上楼蹬道。

这处蹬道,竟然是后来添建,那是最初设计失误?还是原拟建成中室绳梯或木梯登顶的形式?

从楼内券窗向东南俯视,正是那段“北齐”长城的残墙。

这段“北齐”长城,以前在这附近多次远瞻,却没有能近距离观察。

下图拍摄于2019年3月30日,距离较远,不甚清晰。

下图拍摄于2020年1月11日,由于墙体上没有植被,可以看得到在一定残高。

我爱我的小红马不止一次走过这段,通过他才知道,这座敌台的便门,竟然可以直通这段“北齐”长城。

于是我与骆驼二人下去察看。开始是一段看不出墙体的碎石带。

碎石越来越多,越来越密集,直至成为石垄。

(距离起点2.92km 当前海拔509m)

(距离起点2.93km 当前海拔502m)

墙体石材量较大,并且保留着非常好的立面,残高在1米以上。这似乎不是北齐长城,北齐长城无法保存至今这么好的立面;所用石材及筑墙方式,反倒与南山路边垣、双界山等处的明长城特征相同。


仔细观察,墙顶竟然有大量三合土灰渣。那可以明确无误地说,这,就是明长城,典型的明长城!

为什么这儿会是明长城呢?这很是让人疑惑。就在刚刚不久,我还笑说,如果这是明长城,那是真的修错了,真正的错长城。

真的修错了吗?

顺着骆驼手指的方向,我们看到斜对面的山崖上,绕过驴鞍岭东侧山岭的山崖上,似乎是一座石台。由于能见度受限,看得并不清晰,也许不是。关键是,看到了此处的地势。

山下平漫宽阔的谷口,正是驴鞍岭所在地。早期的明长城,正应是经驴鞍岭堡衔接,绕过了中间这座小山岭,连接到东侧的山岭。

回至敌台,我们继续向驴鞍岭口下降。这一段城墙,筑在三面悬崖之上,只有一条窄窄的山脊,与上方的牛角边相连。早期的明长城,因是毛石所垒,在悬崖边无法稳固,故也无法修筑。至今看南山路边垣、双界山长城,沿途基本没有险段,一是天险无需防守,二是无法筑墙之故。

即使是砖墙,如今也坍塌严重,墙侧仅余半块砖宽的小径,需小心摸着石头往下走。

正因此,早期的明长城,并不在这一线。那半截明长城,也并非修错。

(距离起点3.11km 当前海拔511m)


俯瞰驴鞍岭关口,可以看见左右镇台及其东侧2座敌台,分别是199、198、197、196四座敌台。这段墙体,可以清晰地看出山势的险峻,可以体味毛石墙为何不经此处修建。

(距离起点3.20km 当前海拔469m)

199号敌台,保存还算不错,能够在海拔较低离村庄较近处保存成这样,实属不易。

(距离起点3.24km 当前海拔452m)

关口东侧,墙体无法上行,需从南侧绕一下。似乎当年通往上方的路,就不在这儿。

(距离起点3.30km 当前海拔443m)

198号敌台。

(距离起点3.37km 当前海拔447m)

从上方俯视的198敌台,上层铺房残墙仍在。

敌楼东门,上下两道门栓孔,孔洞都不深,栓木应很短,以方便安装与卸除。

(距离起点3.71km 当前海拔518m)

回望“北齐”长城所在的小山梁,其实也建在一侧悬崖之上。


197号敌台,保存状况也好。

(距离起点3.86km 当前海拔524m)

从东侧看197号敌台。

(距离起点3.89km 当前海拔529m)

197敌台东侧不远,也是一座上兵道。

(距离起点3.93km 当前海拔536m)

前方的196号敌台,保存得尤为完好。

196敌台近景。券门上方有匾槽,石匾已失。这一带,包括磨石口东侧的敌台,均多匾,但均已失。

(距离起点4.02km 当前海拔557m)

敌台内部,砖缝间发现了修复的痕迹。不仅灰缝崭新,而且转弯处呈直角状,略显潦草,而且,数百年前的灰缝,断不会保留这么好的直角转折至今。

196敌台东侧券门上方亦有匾槽,石匾亦已失。也就是说,这座敌台是双匾敌台。

(距离起点4.06km 当前海拔557m)

从此处观察东侧山梁崖壁上的疑似敌台,更加清晰一些。也许不是敌台,只是巨石,如果这么明显的一座敌台,长城普查或其他资料中或会提及。

在此处才发现,这座疑似敌台,正处在磨石口关东南侧的小山梁上,即响水湖大坝南侧的那座小山。

我更加确信这是明长城,结合其他资料,恍然大悟,更多的线索,更多的思考,一下子联系在了一起。

从现有长城遗产网上,可以看到大榛峪村有一截支墙,分类为”北齐“长城(黄色线段)。

关于这段支墙属于北齐朝代,《长城踞北》怀柔卷第210页”新的发现“章节也是这么认为:“在渤海镇大榛峪行政村三队(云岭村)北1000米处,发现一段由东南向西北与明长城相连的残存毛石干垒墙体(注:并非干垒,而是有三合土粘合),墙体长度308米、宽3米、高1米,初步认定为北齐长城。”

据此,众多驴友均引述该段长城为”北齐“长城。这个诊断,显然没有仔细勘察,对墙顶的三合土灰浆视而不见。

同时,该书第17页,”还有一段长城在磨石口关内侧驴鞍岭山崖下面,属于内长城东段。长度约为20米,砖石结构,......北京市考古学会研究员的赵福生将其确定为北齐长城“。

这个结论,错的就更加明显,北齐长城主要是石墙,如果是砖石长城,基本可以断定为明长城。

此外,据说庄户村还有一段古长城:《长城“怀”中的秀美山村》(快资讯平台)一文说,“在九眼楼南侧山脚之下、庄户村北的深谷之中,还有一处高2米、宽6米、长30多米,连接东西两侧坡脚的“挡马墙”。北山上的九眼楼防御功能如此完备,为什么还要在此设立挡马墙?一种解释为是为了有备无患,一旦九眼楼被攻破,这里可以作为第二道防线,阻碍对方进攻。另一种说法是,这座“挡马墙”有可能是北齐长城的遗迹”。

不仅仅如此,2019年3月23日,我与老夏、芬芬等人,还实在探察了响水湖景区东段北侧的2座敌台,沿途为疑似古长城的碎石带,附近的旺泉峪“御史楼”附近,有第3座敌台;耷拉边的独眼楼(我认为它不是楼,而是盲肠)的下边山谷中,有第4座敌台。

2019年3月9日及2020年12月21日两次探察“秦皇旧址”段长城,证实该段为早期明长城。并且沿途有3座敌台。

把上述信息串在一起,竟然是一条连续的早期明长城走势图:

正因为自旺泉峪-西大楼一线起伏跌宕的山势,早期毛石长城无法在悬崖上修建,因此均选择较缓的山岭修建。因此,那时候的明长城走势,大致如下:

现200号敌台-①大榛峪“北齐”长城-驴鞍岭堡-②磨石口内侧“北齐”长城-③响水湖北残长城-④耷拉边长城(旧)-⑤“秦皇旧址”长城-鹰飞倒仰。

这段长城的修建年代,可能为嘉靖三十年。而现在所见到的砖石长城,则迟至隆庆、万历年间与空心敌台一同陆续修建。沿线长城已面世的诸多石碑可以证明。

关于庄户村北的残墙,很可能与③响水湖北残长城段有一定联系。《四镇三关志》载:“磨石口永乐二年建,二道关......",就是说,磨石口是建有二道关的。

现响水湖大坝北侧山体上垂下有2道墙体,以前我以为即是二道关。

(下图拍摄于2020年4月5日)

而在山下,内外两道墙体的间距更近:

现在看来,相距如此的两段墙,不应是二道关;一般来说,两道防线,两道关口,应设置在两处不同的山口,有足够的防御空间可以展开;相距如此之近,只可能是瓮城或者关城。

而庄户村北的残墙,自前图敌台3处,则可以构建第二道防线,形成二道关。当然,年代久远,关口要冲之路上的墙体已经无存,并且尚未实地勘察,尚不好做出结论,但可以是下一步实地勘察的方向。

继续行程。

响水湖景区内的这座山头,我一直以为是座死火山,特别是从南侧看,从东南方向看,火山融岩如同炉渣一样松散,激烈的喷发把火山口彻底崩塌,只残留了这一半。因而山势危峨,遗世而独立。

长城即修建于其上,在四面皆是深渊的峰巅,似乎随风可以飘摇,极其险峻,极其雄伟,极其壮观,极其惊心动魄。

留影于雄伟的长城前。

前行不远,196敌台东侧不远亦有上兵道,这一带的敌台有几个特点,石匾或石碑多,上兵道密集,可见这一带防守尤其重要。

(距离起点4.16km 当前海拔576m)

195号敌台,5X3规格,楼上射孔仍然完好。

(距离起点4.51km 当前海拔605m)

这座楼子也是双匾额。

195号敌台东侧约300米的墙上,发现本次行程的第三次镶碑的碑槽,亦已失。

(距离起点4.88km 当前海拔539m)

老夏、骆驼、章卿三人去攀爬上方险峻的顶峰,我们另3人都已经走过,因此原地等待,且欣赏他们在危崖之上的精彩瞬间。


孤峰东北侧,悬崖之畔,有通讯器材楼一座,不知是否原东山墩旧址。

稍后下山,途中进图腾阁观赏,阁中供奉有观音像。不知这一处楼阁,是否古时也曾有,是否以前守城将士曾经参拜祈祷?


于是结束全天行程。

( 本文作者 : 客舟听雨 ) 12下一页
内涵如此丰富的游记,尤其对长城情有独钟的本人,必须大赞并感谢!

发表于:2020-9-17 07:07


195号敌台东侧约300米的墙上,发现本次行程的第三次镶碑的碑槽,亦已失。(距离起点4.88km 当前海拔539m)
现在看来,相距如此的两段墙,不应是二道关;一般来说,两道防线,两道关口,应设置在两处不同的山口,有足够的防御空间可以展开;相距如此之近,只可能是瓮城或者关城。而庄户村北的残墙,自前图敌台3处,则可以构建第二道防线,形成二道关。当然,年代久远,关口要冲之路上的墙体已经无存,并且尚未实地勘察,尚不好做出结论,但可以是下一步实地勘察的方向。 继续行程。
现响水湖大坝北侧山体上垂下有2道墙体,以前我以为即是二道关。(下图拍摄于2020年4月5日)
199号敌台,保存还算不错,能够在海拔较低离村庄较近处保存成这样,实属不易。(距离起点3.24km 当前海拔452m)
仔细观察,墙顶竟然有大量三合土灰渣。那可以明确无误地说,这,就是明长城,典型的明长城!
转至对面,原来是上楼蹬道。这处蹬道,竟然是后来添建,那是最初设计失误?还是原拟建成中室绳梯或木梯登顶的形式?
斗牛角下方的这座上兵道,沿山脊直通城墙,看来,我们上山的山路,应是一条老道,至少存在了数百年之久,曾经有数代将士,与我们一样穿越荆棘,从山下的城堡登墙御敌。他们的后代,至今仍然居住在山下的村子里。(距离起点2.34km 当前海拔636m)
其牛角边的小角,更比山西的凤回头有特色,如斗牛之角,勇往直前,牛气冲天,可名之“斗牛角”了。
最近更新
热门图片
Copyright © 太原新闻在线 豫icp备13016772号-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